白领丈夫在家乡失业 她辞编重回上海考公

Connor BTC最新价格 2024-06-11 28 0

白亚楠的申论听课笔记。讲述者供图

摘要:“曾上岸事业单位,教师编已辞职,现备考公务员。”这是白亚楠(化名)社交平台的自我介绍。在晒出的试卷上,她把每个部分的得分和用时详细列出,并标注出从软件上看到的平均分,以及自己打败了多少比例的人。

她今年32岁,以前是教培从业者,在行业崩塌前离开上海,考上西北一省会城市的教师编,和丈夫回家乡尝试安稳的生活。但她在一线城市所拥有的习惯,跟家乡社交环境格格不入,加上老公事业受挫,两年前,她带着出生的孩子回到上海,再次加入考公大军。

现在的考公队伍加入了很多像她一样,想要赶上“末班车”的同龄人,竞争愈发激烈。尤其这两年,不少返乡者又回流北上广,不适应老家的生活之外,一线城市房价下跌、户籍制度放开,成为新的吸引力。她调侃自己:“我一直在浪头上踩,人上不了岸。”她意识到,有好几碗饭吃才是铁饭碗。以下是她的讲述。

文|魏荣欢

编辑|毛翊君

想上岸之后再躺平

去年下半年,我开始准备考公,因为婆婆过来帮忙看孩子,我有了些空。婆家也支持,我就去小区附近的社区图书馆复习。

工作日那里大部分是老人看书看报,也有像我一样考公的,看起来年纪比我大一点。还有看专业书的,可能是考相关证书,也有一些人学英语什么的。除了上厕所,我基本上不会出去。因为没有太多时间,还得回去看小孩。

有次在图书馆耗了一天,完全没有学的欲望,又不愿意放弃。走出图书馆时,我开始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了。那段时间我着急跟不同的老师上网课,学来学去反倒干扰了原本建立的体系。之后我提不起兴趣去做别的事情,可以躺好几个小时,没有一点行动力。

各种事情都冲我而来——带孩子的疲惫,原生家庭的困扰,婆媳关系的处理,还有对自己职业前途的考量。去年12月,我考过公务员,今年3月又考了一次上海事业编,都没过。其实我成绩不算差,但报的都是行政岗位,录取比例分别是1:500和1:300。

展开全文

我考上过老家——一个西北省会城市的教师编,是一比四五十进去的。当时大部分都是毕业生,先考考公,考不上了再去找工作。现在大龄考公的人占很大一部分,都是乘末班车——有在编的,想重考换个职位;有职场裁员重谋出路的;有回老家找不到好工作的;还有宝妈想重回职场。

社区图书馆早上8点开门,我总是最早到。

我其实也没有那么坚定考公,如果能考上那不是更好吗?这也还是个偷懒的想法,因为工资其实并不算高,尤其在上海,就是求个安稳,为了考进去之后再躺平。尤其是疫情的时候,我感受到了体制内好的一面。

我之前对自己要求很严格——很少追剧,也不打游戏,兴趣爱好只能是那种对自己有利的事,比如运动、读书、做手账。让我觉得没有收获的,就觉得是一种浪费。这种心态跟我妈妈有很大关系。我二年级时,她带我弟去另一个城市打零工,把我放在舅舅家。一些邻居就会说,你妈爱你弟弟,不爱你。这对我的刺激还是挺大的。我就会想她不带我走,是因为我身上的什么问题吗?

我想到的问题就是我学习不好。然后我用了一个学期,考到了班上前几名。五年级有次数学考96,回家我妈第一句话是,怎么才这么点?后来我慢慢接受父母是会偏心的。比如我上班后给我妈买几百块钱的衣服,后来她会说,衣服其实我都没有怎么穿,觉得颜色不适合。而我弟给她买一双35块钱的雪地靴,能在我跟前夸很久。这类事情太多了。

我发现优秀没有用,对她好也没有用。我现在刻意不要想什么事情都做好,会轻松很多。我每天要有一个小时来摸鱼刷手机。之前觉得别人刷那种无脑视频,有点鄙夷,我现在也会去看,笑得像个傻子一样。或者说把女儿送托班去,我就出去做个美甲。

也是因为女儿,我想着国考考上了,能快点拿到户口,有资格买房,方便她以后上学。现在我老公也面临35岁的事业拐点,他的岗位要写策划案、做PPT,受AI冲击比较大。我就意识到,生活不能只有一个计划,还要有个副业,真正的铁饭碗是——你有好几碗饭吃。

被打破的计划

好像我们每一步计划好的路都会被摧毁。

大学毕业后我到上海做教培,在一家大教育机构的语文老师。机构的话寒暑假(课)多一点,每月能挣1万,平时只有周末和工作日晚上,大概6000左右。我老公当时是在很火的平行进口车平台做企划经理。我们从高中就开始恋爱,当时打算再待两年就回老家结婚,不想在大城市卷。

我们俩家庭条件都不是很好,父母都是工人。我爸妈还要拿我的彩礼再去帮弟弟买婚房,其实也顾不到我的小家庭。光凭我们自己,没敢奢望过在上海留下来。刚来上海认识的很多朋友和同事,在我们之前也早都走了。

买房其实挺突然的。本来想着先谈恋爱就好,到了要谈婚论嫁那一步再说。2017年,婆婆突然确诊心脏病,哮喘也犯得很厉害。她打电话说怕后面有什么意外,问我老公如果真的决定结婚,商量一下尽快去看房。我们想了一下,他家在西北农村,特别荒凉的地方,上海周边又不熟悉,就在我老家买了。

首付他们家出了不到20万,我们家5万。房子买的位置很好,对口学区有那个区最好的小学。2019年国庆节,我和老公回去结了婚。没多久他就找到工作,而我一边加入考公大军,一边换成线上继续代课,还教上海的学生。第二年五月,我考上老家郊县一个小学的教师编制。

备考时,做完试卷会用各色笔批注。

虽然是我老家,之前也经常回,但真正在那里生活就是另外一回事。其实我户口在西北,父母也常年在外省打工,我小时候就在两个城市来回转学,没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。我老公更不适应,他是我在西北读高中的同学,从没在我老家生活过。后面赶上疫情,我们的生活基本没什么社交。

学校里,跟人相处的方式也不太适应。同事背后讨论别人,还说我的穿搭,很烦。我去上课的时候,会提着一个布包,装指套、指缘油、创可贴什么的,我不喜欢用完粉笔之后,手指头会很干,起倒刺。校长喊我谈话,说你为什么上课老是提一个包,是不是为了显示你有女人味?

我老公的工作也很不适应。因为疫情影响,之前做的进口车受重创,他试了教培、红酒、文旅等各种赛道。而且我们的车是上海牌照,那段时间通勤会有些问题,他因此丢了好几份工作。也有一些公司在试用期用了他的创意,之后就解雇他。他花了更多时间和精力去打游戏,打的时候就骂人。

他之前在上海工资一万多,回到我老家大概8000,有时候公司安排居家办公,全员半薪,只能拿个4000。我一个月3000左右,每个月我们要还2000多房贷。原本是想等过两年稳定一点再要小孩,结果意外怀孕了。

2022年,有朋友给我老公在上海介绍工作,问他要不要回来。他当时急需这个机会。他已经完全不社交,也很少联系亲戚们,大家问他在西安干什么,他会很苦恼。有一次婆婆和亲戚们说,他最近没工作待在家里,他觉得被透露了自己不堪的一面,伤了自尊,和婆婆吵了一架。

他没工作的时候房贷就我来还,他说他知道把压力给了我一个人,很不好意思,他想挣钱养家。我安慰他,就当在职场奋斗很多年了,给自己一些放松休息的时间。但他还会有实现职业理想证明自身价值的需要,说他以前在上海也是行业内怎样怎样的人,为什么在这里不管怎样努力都没有用。

这个我给不了答案。虽然我当老师可能在家人眼里比较体面,但整个小家庭不快乐,所以我就辞职一起回上海了。我爸不喜欢我在外面当自由老师,觉得也没有社保也不稳定,他都也不好意思跟别人讲。我说要去辞职的时候,他说,“你看着办”,就这么淡淡几个字。

另一个漩涡

2022年6月,女儿半岁的时候,我们回到了上海。老公去家纺行业做市场企划经理,我在家。因为都工作的话,请一个住家保姆很贵,一个月来26天休4天的,大概要八千到一万。而且我女儿一口奶粉都不喝,只能母乳,只能我带。

老公的钱向来都给我,从我这拿生活费。一开始还能轮流管孩子,我工作日,他周末。第二年夏天他换了工作,每两周有一个周六会上班,就喊了婆婆来帮忙。我们租在外环,3300的一室一厅,大概五十几平。婆婆和女儿睡卧室,我们在客厅打地铺,早上起床要收起来。和之前租房只管自己开心不一样,现在会考虑周边是否方便生活,比如购物、孩子读书、有电梯不用抱着孩子上楼。

其实婆婆在我也不会很轻松。她干活,我作为媳妇,没有办法理所当然躺着不动。有时候我喊老公晾个衣服或者是去铲个猫屎,然后我婆婆就会去。很尴尬。我老公是独生子,婆婆在的时候,我跟老公不太敢表现很亲密,房间小说话不方便,所以减少说话。

这次老公提议婆婆来的时候我没觉得有什么,之前坐月子时她就跟我们在我老家住了几个月,相处还可以。那个时候被封在家里,我老公很久没有工作,打游戏比较多,婆婆也心情不太好,加上有了小宝宝琐事多,他们吵得比较厉害。婆婆说融入不到我们家里什么的。当时觉得是代沟问题,现在回想像是说给我听的。

我尽力在压抑,但是情绪没有办法完全隐藏。最后爆发是因为她想把孩子带回老家。之前她提了好几次,都是我老公委婉劝说,不想孩子当留守儿童,上海的教育环境更好,说她一个人带孩子太累,毕竟我公公还没退休什么的。我保持沉默。

婆婆就会说,老家有亲戚邻居帮忙,大家都是关系很好的。她年轻时候去工厂上班,就把我老公托付给朋友,这种情况很常见。我跟我老公因为自己小时候经历过,都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。后来婆婆听不进劝,又觉得是我不愿意,最后两家长辈都卷进来了。我跟婆婆爆发了一场争吵,没两天她看票走了。

她回去后,我老公因为好久没参与带孩子,也不记得怎么换尿布了。回到上海后,职场他是如鱼得水,有社交圈了,人精神很多。我在婆婆走后联系了托班,兼职忙不过来时,就送孩子过去。之前婆婆每个月会给1500块照顾孙女,后来我都拒绝了。因为婆婆给了钱,会要行使更多话语权,对我养育女儿指指点点。如果我再没有挣钱能力,我们夫妻俩养不起家,那只能把孩子送给老人去养了。

没有喊我妈过来帮忙带,是我也没法和她生活在一起。这次回来上海时,我老公先去找房子,我带孩子在浙江跟爸妈住了十几天,在开空调、给小孩穿衣服、盖被子、吃蛋黄这些小事上,就很多头疼的问题。我又很在意他们评判我,把他们的孙女带得好不好,因此焦虑。

带小孩这件事情是不可控的。我记得很清楚,有一次晚上我抱着哄睡,她很久都没睡,其实我完全可以去喊老公来替换,但我当时就要较那个劲儿,觉得我为什么哄不了,就这件事情我为什么做不成功?然后我就抱着一直哄了一个多小时,最后精疲力尽也没用。我大哭了一场,觉得很失败。

之前我们在上海租的还算是离市区比较近,现在有了孩子,做什么事就是更加求稳。我的兼职还是帮以前的机构和学生改作文、做课件、整理试卷。有老师临时有事,我也去代课。作文修改从一两百到三四百不等,PPT一页十块到三四十,一周平均挣3000多。朋友曾介绍我去私下开的小作坊代课,我去了一个月就不做了,不符合规定,也没前途。

在社区图书馆的那段时间是完全属于我的,能感觉到一部分没有被家庭占据。可是我备考就找回自我就快乐了吗?我又陷入到另一个漩涡当中去。

每份卷子我都记下每个部分的得分和时间,标出难度系数。在一个软件上,我可以看到同一份试卷其他人的平均分,我的分数击败了百分之多少的人。每天卷子的分数浮动会让我也心情起伏,会觉得我今天怎么还没有学好,怎么分数还是不高。然后怀疑自我,想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。

统计每次测试数据的APP截图。

我开始承认没有一种生活是完美的,也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。我很清楚我现在是什么实力,最快考上可能也到女儿上幼儿园了。我还尝试在平台上写网络小说,那种小短篇,但流量不是很稳定。五月底上海买房社保年限降低,五年变三年,我们还差一年就能买。最近回了老家一趟找中介把房子挂上,有合适的机会就卖。刚好这一年卖卖房看看房,明年孩子上学也能赶上。

评论